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代表绝世剑魔第三十五章爆发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绝世剑魔 第三十五章 爆发

江余整整休息了三天,外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就这一天,流云殿又一次来了宾客。江余清楚,自己的劫数来了,可躲是躲不掉的,既是如此,索性便直面就是。

寂静夜中,流云殿之中的斗技场篝火熊熊,新的一轮比斗即将开始。江余坐定后阖目休息,准备大战。而这个时候,周烈则一直在他耳边说东说西,江余也未制止他。比斗即将开始之时,忽然就见周烈似醉了一般,晃悠悠的,竟然口吐白沫起来。江余第一时间发觉,吃了一惊,便立即将不远处的辽叔叫来。辽叔是江余他们住在一起的人里最受人尊敬的人。不是因为他年纪最大,也不是辽叔的修为有多高,而是因为辽叔曾做过郎中,颇熟医理。要知道,在这蛮荒之地,生一点小病都要人命的,又有谁敢不尊敬他。

“好像是中毒了。”辽叔替周烈把脉之后,对江余说道。

“中毒?”江余闻言一愣。辽叔抬头看看江余道:“他是不是吃什么了?”

听到辽叔这句话,江余心头一震。在来这里之前,自己要准备大战,便将自己的晚饭送给了周烈吃,自己则丝毫都没动筷子。

“他中的什么毒?”江余问道。

辽叔捋捋胡子道:“不是什么厉害的毒,不会致命,但估计他今晚会迷糊一晚。明天就没事了。”

听到这个答案,江余就已经确定了下毒的人。

“林忧,你真的已经打算除掉我了么?”江余心说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今晚恐怕就要见个死活了。不是自己死,就是林忧死。

很快便开始了抽签,不出所料,江余又一次被选中。江余将周烈交给辽叔后,离开看台,走了下去。

远远地,江余就已经看到贵宾看台那边今天又来了很多贵宾,而林忧正在含笑的招待着他们。

事情的真相和江余所料差不了多少,林忧上次就有牺牲掉江余的打算,只是上一次只是试探一下江余的真正实力。而今天才是正戏。今天来的这些所谓的贵人们,许多其实都是输红眼的。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看雪景,也不是为了寻宝,而单纯是来这边捞本。他们多多少少都在江余身上吃过亏,更是输给了林忧大把的钱财。今天他们又带了许多的钱财来赌,而林忧探明这事后,便叫人在江余的饭菜中下了毒,以确保今天晚上江余不会超常发挥,可他又如何料到,江余心事重重之下,无心吃东西,而这毒全被周烈给吞了。

今天的比斗,又是十人的分组车轮战,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回江余到了那些来的贵宾的手中。而且一样被当做王牌,留在了最后一位。林忧见到这一幕,心中窃喜,却装作毫无胜算的样子。而那些想要捞本的贵人们,几乎把重注都压在了江余身上。

在选人之时,江余是第一个被这些贵人们给选去的,故而江余这边的强手并不多,很快江余前面的四个人已经全挂了,而对面仅仅死了一个人而已。而江余要面对的对手,直接就是一个灵气境巅峰的高手。

狱卒吩咐江余入场,江余昂首走进场中央,虽然很远,但他看的清楚林忧的表情,那是一种错愕。江余见此,面露冷笑,心说若不是周烈替自己吃了那有毒的饭菜,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晕乎乎的,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江余一眼扫过去,看看自己的那些对手,发觉自己的对手除了眼前这个是灵气境巅峰的以外,其他的三个,竟然都是灵水境一重的高手。以现在江余的实战经验,让他拼死眼前的这个灵气境巅峰的人,都是有些困难的。更别说要车轮战打四个比自己厉害的人。

“算了,拼了!”江余看看你几个人,以手点指他们大声道:“你你,还有你,你们一起上吧,别让我麻烦!”

骄狂!如此骄狂的言语,在场之人差不多都听到了,而他们第一感觉就是江余疯了。

而贵宾看台上的贵人们都几乎要气的跳脚了。他们指望着江余能替他们赢一把林忧,在他们心里,一对一的话,江余是有希望赢的,而如果真的四对一的话,那江余是绝对不可能有胜算的。

“他既然要求,就成全他!”林忧在对下面的人喊道,狱卒点头,另外三人也进入了战场。

“王八蛋,他是能死个痛快了,让老子们钱都输了!”台上的贵人不由的对下面大骂着,可是就规则而言,斗技场的犯人是可以这样要求一个打对方几个的。

一对四,看起来必输的一场。江余手中没有任何兵器,他的对面,四个各执刀剑的高手,虎视眈眈。

“我们会尽量下手狠一些,不会让你太痛苦!”

“其实也不怕告诉你,是林忧让你死。”

“一对四,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

狱卒一声开始,那四人各拉刀剑,准备上来围攻江余,却倏然发觉,眼前的江余竟然不见了。

“人呢!”场中的犯人们都是大惊,因为他们找不到江余到底去了哪里,就在那一瞬间,江余就没了。

“在那里!”有人眼尖,看到了江余的身影,此时他已经闪到了那四人中的一个的背后,与那人背对背,速度快如鬼魅,那人完全还没察觉到他,就见他一拳向后猛擂,轰的一声,正好打在那人背上,那人竟平地被打飞了起来,直挺挺的直接飞向贵宾看台。在那些贵人的惊呼声中,那人撞在贵宾看台之上的石阶上,抽搐了两下,便死掉了。

江余如此迅捷凶狠的招式,在这个以残酷著称的斗技场之中也是不常见的。而他忽然爆发的实力,让林忧大惊失色。

“这实力,起码已经到了灵水境五重的样子,他是如何修炼这么快的。”林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事实就是如此,由不得他不信。

那些贵人还在大骂江余害他们输钱,就立即被江余打过来的人吓了一跳,但很快他们就都不说话了,全神贯注的关注这场比斗,因为他们觉得,江余以这个气势来说,想赢不成问题。

江余所以不想一对一,直接要了一对四,原因很简单,他要使用枯残七绝中的心绝,心绝的有效时间有限,若是一对一,估计四个没打完,时间就过了,那样自己就必死无疑了,而一对四,自己是绝对不会落入下风的。

“就是这股熟悉的力量!”江余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双极剑心的灵气涌起,增加了数十倍的样子,而他也发觉,因他修为提升的缘故,心绝的效果比上次的效果更好。

除了这些改变外,江余发觉自己丹田之中的那口天泣,此时也有了一些变化。丹田内充盈的灵气不断的冲击着它,他的颜色从黑炭一般的漆黑,变成了黑棕色,虽然不仔细观看,看不到什么变化。

面对三个灵水境一重的强者,江余毫不客气,以极快的招数攻击而上,都是十分简单的招数,但招招凶狠,三下五除二,那三个人都被他要么打上了看台,要么就打翻在地,在满场的惊呼声之中,江余一口气就完结了这场比斗。

“给钱给钱!”贵宾看台上的那些贵人见江余获胜,都欢呼起来,催促着林忧给钱。林忧今天本来是以为自己是必胜的,所以也根本没准备钱来赔。江余忽然的爆发让他惊讶,更让他震怒。因为今天这些贵人带来的钱,足够让他赔上一大笔钱了。盛怒之下,他站起身,道:“欠你们的,我不会少给你们一毛,我先去处理一下私事!”林忧说完这话,抽出腰间宝剑,径直跳下贵宾看台,直接进入场中。那些贵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林忧想做什么。

林忧飕飕几步已经到了江余的面前,以剑指点江余道:“小子,当初你来的时候,你说你杀了二十多个人,我还不信,如今我算是全信了,只是我也不想再留着你了。”

“感谢你的利用,让我明白许多原本不明白的事。”江余早就知道,今天自己赢的那四个人,不过是开胃菜而已,眼前的这个林忧才是真正的强敌,也是自己真正要面对的人。

“死吧!”林忧说话之间,身化劲风,一剑横扫,他的速度要快过之前的江余许多,毕竟他是灵水境巅峰的强者,似他这样的高手,打上百个灵水境一重的人都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而他也有自信,一剑便杀死江余。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一剑竟走空了,江余竟然避开了,而且还在避开之时,狠狠的砸了一拳过来,无奈间,他也只好一退数丈,避开江余的这一拳,江余这一拳威力不减,直砸于地,地上瞬间就多了一个两尺见方,一尺多深的大坑。

江余知道林忧是强敌,枯残七绝只使用心绝,还不足以和他对抗。故而江余使用了枯残七绝的第二式形销,尽管汉子道枯残七绝的后果极为严重,但江余已经管不了许多。这一式用出后,江余已经觉得自己体内的灵气几乎要爆裂出来了。

“这一式看来我还不能完全使用,威力恐怕也要大打折扣。”江余心下如此想着。就听远处避开的林忧道:“你真是可以给人带来惊喜的人。”林忧看得出来,江余的实力比刚才又提升了一步,现在6300千伏安高碳铬铁矿热炉1台他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差不多灵水境九重,如此的爆发,即便是林忧,也有点心有余悸,他不知道江余是否还会再爆发。索性直接用出了自己的看家绝技――残影剑。

残影剑技,玄字中品武技,传说是zǐ虚宫zǐ桓真人所创,是一套极强的剑技。一剑化十影,十影皆可杀敌。残影剑用到极致的高手,可以让自己的战力提高十倍,让对方一人面对如同十人围攻一般。

就见林忧将长剑立于面前,瞬息间,身影模糊,幻化出十个身影来,将江余围在当中。十影方才站定,便一同挥剑攻上,看台上的人看到的是,十个林忧挥剑围攻江余,每个林忧的剑式各不相同,快剑如岚,令人目不暇接。观者无不赞叹林忧剑技之高,也叹若没有这样的本事,怎么能够掌管流云殿。

此时场中大部分的观众的眼睛已经不够用了,他们看不清楚林忧的剑技,更看不到江余是如何躲闪。只有贵宾看台上的那些贵人,还有少数几个犯人可以看得清楚。

所有人几乎都以为江余会很快落败,可出乎意料的是,江余穿梭于残影剑之间,竟然丝毫不伤,有的时候,甚至身体穿过林忧的残影。

“他怎么敢无视残影的威胁?如此大胆的横冲直撞?”能看清楚两个人对决的人,发出惊讶之问。面对残影剑,每一个残影,你都要把它当真的看待,因为如果你认为他是假的,可是如果它是真的,那你可能就没命了。赌残影是假的,那是玩命行为,而在这些观众眼中,江余就是在玩命。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江余的双眼可以看穿灵气流动,在林忧划出十个残影的时候,江余就已经把这套剑技看穿了。眼前的十个残影其实都是假的,都是林忧用灵气幻化出来的,真正的林忧以极快的速度隐匿于在十个残影的缝隙之间寻找机会。

江余情知林忧是难缠之辈,而自己的枯残七绝不知道能维持多久,若不卖个破绽给他,一时难分胜负。江余想到这里,索性以掌假意击向林忧的一个残影,而实际上,那个方向正是林忧的剑尖所在的位置。

“扑”的一声,剑透手掌,林忧正以为自己已得手之时,却发觉江余中剑的手掌竟一路向前,猛的抓住了他握剑的手掌。

贴身战!

江余抓住林忧的一只手掌后,向前猛冲以肘猛击林忧的胸口,林忧猝不及防,被江余一击击中,长剑脱手,人也被一击撞出十余丈外。

“好!”满场的犯人齐声叫好。即便是狱卒纷纷上去维护秩序,也阻挡不了这些犯人。这些人早就恨透了林忧,但因林忧太过厉害,没人敢反抗他罢了。今天见他被痛打,纷纷都起来叫好,那些即便和江余有仇的犯人,也都站起来喝彩。

江余虽然一击将林忧打飞,但自己伤的也不轻,他将宝剑从自己的手掌中抽出,丢在一边,血从手掌上滴答滴啊的流出来。刚才的那一招肘击乃是灵蛇缠丝手之中一招,原本是爪击,但被他改成了肘击。在学习这套武技的时候,江余何曾想过,自己会用这样拼命的方式使用出来这招。

眼见着林忧被打飞后,立即就由十几个狱卒护在林忧面前,阻挡江余进一步攻击。而被江余一击击中,林忧受了伤,但这样一击还不至于让他丧失战斗能力。他很快就站稳了身形,示意狱卒退下,毕竟他是这里的殿主,为了自己殿主的尊严,他现在还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忙。按照她的理念会构成一种很是高效的方式论。若是把她比作教主

他走到江余三丈外,不由分说,空手武技欺身而上。

“霹雷手!玄字中品武技!”林忧一出手,就获得贵宾看台的一片惊呼。霹雷手乃是一套异常刚猛迅捷的近身战斗的武技,这一套武技施展之时,双手便如刀剑一般锋利,一掌劈在对方肩上,便足以将对方肩膀连根砍下,可谓是凶残至极的近战狠招。江余一只手受伤,他唯一能用的也只是黄字上品的灵蛇缠丝手,而且只是单手的。

双方再战一处,高下立分,霹雷手夹带风雷之威,似狂风怒吼一般,席卷江余。江余被追的几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而此时躁动的那些犯人,也都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观看江余大战林忧。

江余见无法抵挡林忧的猛攻,索性在缠斗之间,将地上林忧的那把剑拾起,以自己的天光云影剑技和那林忧对拆。

江余施展天光云影剑技,便视林忧用的招式均为剑招,和他对拆。若说江余在天光云影剑技上的造诣,远不如那神秘的女子,但这套剑技来对付其他人,却是绰绰有余。且近身战更是占尽优势,不过是十余式的功夫,林忧就不得不护住自身要害。若江余用的是一把普通的剑,林忧大可以一掌将其劈断,可倒霉的是,那是他的剑,一柄玄字上品的宝器,凭借他的修为根本是劈不断的。

林忧急,江余其实更急,天光云影剑技拆招虽然非常的厉害,但没有多少实际杀伤力。

“教我一套我能用的剑技,厉害的,能杀了他的!”江余急吼吼的喊着心中的剑灵。剑灵其实也一直在关注着江余这场生死之战,闻听江余所说,她没有丝毫之意,道:“以你的修为和对天光云影剑技的熟练度,最多学一套残雪剑。

“管它是什么,杀了他就行!”江余吼道。而和他对战的林忧,却完全不知道江余在和谁高声说话。

“你练熟了天光云影剑技,学什么剑技都很快,使用天光云影剑技之中的雪落无尽、残雪回风、冰封万里,天地回藏、削霜断雪五式为残雪剑第一招之形,使用驱使灵气法门七、九、十二、三十九,七十五,十倍灵气附加为第一招之神……”

本就是练熟的东西,只不过拿出来重新排列,唯一难点在于附加的灵气的方法和量有变化,而这些对江余来说,都不算什么。

林忧和江余对抗,本以为江余的剑技虽然拆招厉害,但威力太弱没什么厉害的。可是倏然之间就见江余忽然变招。就见那把剑上,瞬息之间附着了一层寒霜,如今近的距离,他几乎可以感受到那剑上寒霜的冰冷。

“冰牙剑!”林忧和看台上的那些高手,都是如此认为,所谓冰牙剑,乃是玄字上品的武技,在剑技之中,算是很难一门的剑技。能学会这剑技的,起码都是灵溪境的高手了,哪里是一个连灵水境都不到的人能办得到的。

林忧已经来不及吃惊了,江余手中快剑横扫,每一剑都携带风雪之威,正是残雪剑第一招雪无尽。任凭林忧双掌如刀,他也不敢接这样的剑招,他可以预见,自己的双掌要是碰到了那剑,就算不被割断,也会被那冰雪给彻底冻废掉。

眼见林忧劣势,那群不知死活的贵人们,却还在看台上看着,并且还有人给这场比斗开出了赌局。

“这就是冰牙剑么,怎么感觉比冰牙剑还厉害的样子?”

“不知道,哈,这个江余真是让人摸不透底细啊,林殿主悬了。”

……

江余一招残雪剑用过,剑灵那边新的招数就已经送到,求生斗死之际,江余的悟性也是大爆发,那剑灵只要念的出来,他便用的出来。一剑快过一剑,一剑复一剑的横扫,霜寒之气降临大地,整个都斗技场因江余的剑技,平地起霜寒。

知道强敌在前,林忧也施展出毕生所学,与江余对攻。此时处在生死边缘的江余,心却是异常的沉静。疼痛,疲惫全然不知,残雪荡荡,只剩求生斗死的觉悟忘我!

纵是林忧生平与人对决无数次,也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对手,不是对手的修为有多高,看上去他虽爆发,但还不如自己,可是这股忘我肃杀的气势,已让他输了。

“赢不了……赢不了……”林忧一招一招的打出去,却都似泥牛入海,原本满满的信心,此时已所剩无几。

心神不稳,乃武者大忌,林忧败象已生。一直屏住呼吸观看的诸多犯人,忽然山呼海啸一般的齐声吼道:

“杀了他!杀了他!”

……

众多犯人的怒吼之声,更助了江余的气势,而眼见不敌,林忧也不想吃眼前亏,手中虽然无剑,但他还是再一次施展出残影剑,妄图以残影为掩护逃走,可他依然不知江余是可以看破残影之人,就在他分出残影之时,江余的剑也已经到了,一剑刺透后心。鲜血瞬间便迸射而出。

“你……你……”林忧至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灵气境只有五重的人手里。

一见江余一剑刺死了林忧,场内早就躁动不安的犯人们,也各自拿出自己的兵器,对着自己最近的狱卒攻击而去,流云殿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暴动,因此展开。

其实这些犯人一起暴动,就算是林忧还活着,他也未必压得住,只是这样大的行动,需要一个不怕死的带头人。那些狱卒很快就被犯人所淹没。

就在刺死了林忧后,江余也觉得自己体内灵气大量流逝,心绝、形销带来的灵气已经开始消散,而他们带来的反馈,正在侵蚀自己的身体,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骨骼在咯咯作响了。他以剑拄地,不至于让自己倒下,但疲惫之态已现。

贵宾看台的那些贵人,眼见着那些犯人造反,他们也吓了一大跳,他们何曾见过如此的阵仗。他们各拉兵器协助狱卒对抗这些犯人,而有几个眼尖的,看到江余已经快支撑不住了,便直取江余。

就在江余生死边缘,天空之中,飞来数道凌厉灵气,迅如雷霆,急如电风。将那几个要靠近江余的贵人直接钉死在地上。而一个白蓝色的身影飘然而落,落在江余的面前。江余看到那灵气之时,就知道是那个神秘女子来了。他心中一松,便昏厥过去了。

那神秘女子今天是依约而来,但在地坤殿等待江余不归,便到这边寻觅江余,正巧看到江余有难,故而直接出手相助。

神秘女子降临,那些犯人和贵人都是惊愕不已,不仅仅惊讶于那女子高强的剑技,更惊愕她的绝色美貌。虽然说在这个鬼地方,母猪赛貂蝉。但这个女子的容貌,就算是那些贵人,也可谓是他们生平仅见。可她眉宇之间的气质,冰冰冷冷,似是无法让人接近。

那女子落下之后,只是护在江余身侧,其他犯人狱卒和那些贵人之间的争斗,她根本都不管。只是谁敢靠近,她就杀谁,手起剑落,一剑一个,干净利落。



广安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东莞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佛山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哈尔滨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