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三张饼四个人的平均分配法容易

2021.05.01 来源: 浏览:0次

三张饼四个人的平均分配法

三张饼分给四个人的一种分配方法,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数学家的分配法,他不仅伟大,还需要一颗善良博爱的心。

对他来说,那场灾难发生得不仅仅是突然。他不是矿工,只是一名刚刚毕业分配到矿务局的大学生,去那家小煤矿体验生活时,遭遇了矿井几十年来的第一次塌方—巷道因塌方被堵塞,虽没有将人埋进去,但靠自己的力量出去,已经不可能。

惊魂未定,明白了眼前的处境后,他蹲在地上绝望地大哭起来,好像已经看到了死亡。一同被堵在井下的,还有其他三个矿工,他在下井后短短的时间已简单了解到,其中两个都是四十来岁年纪的矿工,是连襟,是很亲的亲戚。另外一个,年轻一些,也应该有三十多岁了,姓陈,和连襟中的刚刚打过一架。下井了近两个小时,两个人没有说话。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矿工的脾气都有些火暴,这很容易理解。

就是他了,和他们三个人完全陌生的他,他们共同面对了灾难的降临。

三个矿工虽然同样惊慌,但毕竟有多年井业的经验,并没有表现出他那样的绝望,或者说,他们没有选择哭泣,而是不约而同地用沉默对抗了心底的绝望。可以想象井上是怎样的情形,正在展开怎样的营救,但,结果难以预料。

他终于哭得没有力气了,瘫坐在地上。从头到尾,没有人劝他,矿上好像都有着冷硬的脾性,像他们挖出的煤炭。只在他的嗓子完全哭哑了的时候,小陈把水壶递给了他,说,喝口水吧。

他几乎是机械地把水壶接了过来,刚递到唇边喝了一口,就被连襟中的大哥,他叫他何师傅的男人一把夺了过来,说,够了。

小陈劈手去夺水,瞪何师傅,我的水,不用你管。

这样的境况下,小陈没有忽略掉两个人刚结的怨。

何师傅的手很紧,水没有被夺回去,他更是恨恨地瞪小陈,从现在起,没有你的我的,这是大家的水,懂吗。

小陈还要争执,却在何师傅凌厉的眼神下顿住了。似乎明白了什么,垂下手,颓然地蹲在了地上。

他更加感觉到气息的紧迫,眼泪又下来了。却没有谁再管他,三个人都蹲下来,巷道那个小空间,死一般沉寂。

那一刻起,时间开始变得漫长。他随身带的水早已经喝完了,没有带任何粮食,塌方前,他已经决定上去吃午饭了。那三个矿工带着午饭,并不丰盛,不过是三张油饼和一些菜。他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分配那三张饼,水已经被何师傅收集到了一处,命令般地说,不到最后关头,水不能动。他是几个人中年龄最长也最有经验的矿工,这样的时候,没有谁再反驳。可是饼却只有三张,是他们带来的,和他无关。他看着那三张饼;绝望也掩盖不了饥饿的侵袭,因为饥饿,他的绝望有了更加实质的内容。他几乎要撞墙了。他知道他们完全可以不管他,只不过是三张饼,他们尚且自顾不暇—纵然只是三张饼,也是此时救命的稻草。

再度沉默,依旧没有谁看他,事实上,谁都没有看对方。好半天,连襟中的弟弟闷闷地说,有什么好分的,谁带来的属于谁,哥,咱们都有一大家子人呢。

他别过脸去,他能说什么呢。

缺乏“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勇气 又是半天,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说话,他知道,他们心里都有这样的想法,他只是个陌生人,是他自己闯入了这场灾难。下井前,何师傅还说他们这些大学生纯粹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对他很是不屑。

他确实没事找事,找的还不是一般的事。

因为绝望,他的心木木的,快要失去感觉了。

何师傅却说话了,说得很慢,却极有分量。不行!他说,必须分成四份。并没有看他,他只是把饼拿过去,掏出随身带的一把小刀,说,我把饼分了。我想好怎么分了。

所有的目光都投到那三张饼上,包括他。他们看着何师傅把三张饼叠在一起,放在他的腿上,用刀子均匀地切割成了十二份。很小很小的十二份。再将重叠的十二份,散成三十六份。一份,只有很小很小的一块,比指头大不了多少。

何师傅说,这三十六块饼,刚好,每个人九块,每天每人分三块,可以坚持三天。从现在起,谁都不要说话不要动,保持体力。饼放在我这里,该吃饭的时候我来分给你们。

又是沉默,半天,另外两个矿工点了点头。他已经干涸的眼睛,再度潮。

三个半壶水,三十六份小得不能再小的饼,维持着漫长的等待被解救的时光。一分钟,一小时,一天…第三天的黄昏,他们得救了,就在被救出去的半个小时前,何师傅不顾另外两个人的反对,将自己最后剩余的三块饼递到了他嘴里,干裂的唇挤出一个笑容,说,你是大学生,你活着比我更有用。

何师傅在说完那句话后,就昏了过去。

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现在,他是一家煤矿负责安全的小领导,也常常有在校或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像当年的他,去矿井体验生活。每次,他都会对他们讲一个故事,讲三张饼分给四个人的一种分配方法。

他说,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数学家的分配法,他不仅伟大,还需要一颗善良博爱的心。

转贴。

TX振东
石家庄医院妇科哪好
葫芦岛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哈尔滨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