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代表沧水镇路灯发出星星点点的光亮

2020.09.21 来源: 浏览:0次

摘要:沧水镇路灯发出星星点点的光亮,在古老的街道高高矮矮的楼房里闪烁起来。临街商铺经过白天的繁杂冷清下来后,随着夜幕的降临,又再次开始热闹起来,好比女人的第二春,比第一春还热闹。华灯溢彩中,古镇显得更加的丰满和魅力四射。夜市烤鸡烤肉的香气顺着小街流淌起来。沧水毕竟是一个有千年历史,七万余人的历史文化古镇,夜生活繁盛多彩,倍感繁华和神秘。 一

日光留着一丝残红,从西部那座酷似睡美人的山隐了下去,天色渐渐昏灰起来。

沧水镇路灯发出星星点点的光亮,在古老的街道高高矮矮的楼房里闪烁起来。临街商铺经过白天的繁杂冷清下来后,随着夜幕的降临,又再次开始热闹起来,好比女人的第二春,比第一春还热闹。华灯溢彩中,古镇显得更加的丰满和魅力四射。夜市烤鸡烤肉的香气顺着小街流淌起来。沧水毕竟是一个有千年历史,七万余人的历史文化古镇,夜生活繁盛多彩,倍感繁华和神秘。

镇党委书记李怀英刚到任不久,今天下午在沧水茶楼与镇里大小头脑见面,多饮了几杯被称作沧水茅台的“桂花酒”,感到脑袋有点大了。李怀英平日仅是儿戏般随便饮一点酒。说实在的,就他原先在县里的那个闲差事,即使干到告老还乡,也不会有人用酒把他灌翻。李怀英心头有些狂热起来,已近天命之年了,竟然还要到这沧水镇来。像他这般年纪的人,别人也不知他图的啥,一般人看来,也就是过过官瘾,过过做父母官的感受,或是捞点好处而已。

李怀英趁同僚们还在沧水酒楼猜拳行令之际,找了个空档,假装打,溜了出来。看着天上的星光和明亮的圆月,李怀英有些感慨起来。其实,他有些醉了。自打从娘肚皮出来,就像孩子们手上的玻璃球,在世上走了这么多年,还始终完好无损,金枪不倒的没被酒醉过,这真是有些奇怪?正如一位朋友调侃他说,一辈子都酒醉的男人是废物,一辈子连酒也不会醉一次的男人更是废物。

李怀英站在镇边的高处,真想大声高喊:“我酒醉了!”他能不醉吗,不能!这是沧水大大小小头头脑脑与他的接风酒,酒虽然有些喝高了,但觉得充满了暖意,充满了温馨。

李怀英不能往山上走了,酒满月光的松树下似乎有人在卿卿我我,声音似乎还特别的熟,十分地像办公室一位女的,只是想不起来。他急忙退了下来。就在他抬眼远望之际,刹那间,觉着这西山睡美人特像那位党委办秘书小赵,特别是那下巴,像极了。就在他刚到任的那天,送他到任的是县里安排的小车,驾驶员见多识广,是个百事通,当着县里那位常委的面就调侃他,说到沧水镇不风流也不行,一是沧水美人多,二是西山睡美人是 含春,把风水给固定了。到了沧水,不风流,除非有病。再正直的男人也敌不过美人三杯酒。

小镇是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繁荣起来的,虽然在街边还有一些过去的痕迹,一些破败的不协调的建筑外,无论如何也是一座很有品位的小城了。

很多年以前,李怀英还是位农村学生娃子的时候,曾跟一位叫鲁大德的同学到过这里。那时街道很破旧,大部分人家住在杉片房里,有些人家甚至还住茅草屋,留给他的印象是小镇人除了有些清高,就是自命不凡。另外就是人多,压迫得让人气喘。但如今,这一切都不见了,都变了,这让他不得不感慨万千。

睡的似乎不太好,但李怀英还是起得早,这是他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

办公楼是去年刚建成的,几棵少说也有百年历史的野枣树和大青树枝繁叶茂的衬托着足有五层高的大楼,红花绿叶,帅哥美女,气派,足以见这个镇经济实力。办公室也够豪华气派的。李怀英在老板椅上坐下,顿感软绵绵的。坐惯了硬木椅子,反而觉得不舒服。李怀英原来所在单位穷得很,连起码的办公经费都没有,说是正科级单位,其实还不如有些有实力的股所级单位。

秘书小赵是去年才考进来的,年轻也漂亮。其实她考的岗位不是公务员,而是事业单位教师,不知怎的就被“借调”到乡党委办公室。

小赵倒来一杯红彤彤的普洱茶,对李书记莞尔一笑,露出一对浅浅小酒窝。李怀英刚到沧水,就听到原来书记不少风流艳事。党委办有五名工作人员,竟然有四位是从各下属部门“借调”来的,除有些老态龙钟的宋主任外,其余的都是青一色美人。

李怀英心头“嘭咚”跳了一下,看来这前任不但工作有魅力,而且善于培养女干部。

他有些坐不惯这办公室,想四处走走,但目前有一大滩子事需要他去处理。由于沧水镇过去人口集中,什么国营的、集体的、合营的手工业加工有一大滩子企业,现在,由于企业不景气,有上千工人生活在靠领失业金和打短工渡日的境地中。作为新到任的党委书记,心头一阵阵痛。

大门外又传来上访者嘈杂的吵闹声,副镇长张卫国在高声劝导上访者。但争吵声不依不饶。

见李怀英想往外走,刚好捏着一份材料的宋主任走进来。李怀英说你把材料放在桌上,我得去门口看看。宋主任用手揪了一下高度近视眼镜,眨了眨有些力不从心的眼睛,“李书记,这事就让张副镇长挡一挡吧,已经一年多了,挡一挡就过去了。”

“挡?”李怀英有些惊诧。

“啊—”宋主任也惊诧。

张副镇长讲得口干舌燥,心烦意乱。人群依旧乱糟糟的。

李怀英个子不高,穿着打扮有些普通,走到人群堆里,也没引起人们注意。他只好爬上停在门口一辆垃圾车箱,示意大家不要讲话。

张副镇长忙向人们介绍这是我们新来的书记,人群静了下来。

“我是新调任的党委书记李怀英,我刚到,对大家的事也不太了解,但是,请大家相信我,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一定给你们一个解决问题的答复。”李怀英声音掷地有声,全场足足静了半分钟。

人们用不信任的眼光看着他。“请相信我!”李怀英从车上爬下来,慢慢地走回了办公室。

门外,似乎是一个领头的对人群说:“反正那么长的时间都过国内络零售业发展迅速来了,我们就再等等吧……。”于是,人群慢慢散去。

吃过午饭,冬日的太阳懒洋洋地就偏向了西。李怀英心里很乱,很闷。刚到沧水的兴奋和激动不知到哪去了。他打开办公室,饮了一杯冷开水,拿起老宋放在桌上的材料,这是近几年沧水镇国民经济收支情况。他发现,沧水镇近几年来产业发展状况十分不错,人均收入在不断提高,但工业产值每况愈下,到今年上半年更是亏得一塌糊涂,每年几百万财政收入除少量工商个税外,就是靠烤烟农特税收。

有人觉得最不可信的就是数据,有道是“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下级骗上级,级级加水——水到渠成”。但这税收是所有统计报表里较真实的数字。

李怀英有些郁闷,觉得情况并否像在县里领导介绍的那么乐观,一个镇,由于超前发展,累计欠债已达一千多万元,按现在全镇收入计算,要不吃不喝五年,方能还清。但前任的工作,县里领导是充分信任的,已被提拔任了副处干部,他有些觉得鱼刺哽喉,不知怎么说才好。

他忽然想起县城里那个到处骂人的疯子那句口头语:“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李怀英过去睡惯午觉,心里胡乱想着,一股倦意向他袭来。

因为没有上锁,等他发觉,张卫国已经站在面前了。张卫国长得牛高马大,村干部出身,不但力气大,说话声音也大。

李怀英说:“你小点声,打扰别人。”说着话,自己到清醒起来。

张卫国说:“这破嗓门有毛病,天生就这样。”接着就来一段报怨,“我看你这人也不怎么样,这件事你怎么能随便承诺了呢,这是一块前任书记都不愿啃的鸡骨头。”

李怀英知道,他在提醒自己早上处理事情有些草率。

“这是我们镇里最无法做的事,你想想看,该卖的都卖了,不该卖的也都卖了。什么水泥厂,木材厂、石料厂、船运公司,独剩这个制糖厂。原因是什么,就因为这个厂工人多,虽说是乡镇企业,但那时工人都吃集体粮,没有在村里分田地,特别是从广东广西引进的一些技术工人,回家,没钱,无颜见江东父老。继续干,干一年,亏一年,问题成堆……”

“得得,这些我知道。”李怀英忽然发现斜对面的人大主席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一条缝。

“李书记,我劝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我是农民出身,农村的事我懂,发展产业,在怀俄明州建有铀处理工厂干产业,没说的,只是不要再让我抓什么工业了。”张卫国把自己都说累了。

李怀英说:“汉子人,发什么牢骚,你不累我还累呢,你两点办通知班子成员,我想就这件事听听大家的看法。对,就在党委会议室里。”

张卫国走后,李怀英竟朦朦胧胧睡着了,等他醒来走进会议室,在家的班子成员都在抽烟喝水,脸上似乎都带着某种疑重。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今天的会我也没有跟罗镇长交换意见。”坐在身边的罗镇长表示理解的笑了笑。

罗镇长少年得志,高中毕业即碰到招干,于是当了镇干部。二十三岁即当了副科级干部,但一直到去年,也就是他三十一岁时才当上镇长,但无论如何都是全县最年轻干部。这且不说,罗镇长长得特帅,是闻名的帅哥,人家都叫他帅哥镇长。

罗镇长作了一番发言,好像离主题有些远。几位党委委员和副书记副镇长似乎有些僻重就轻,说自己不分管此项工作,不了解内情。而人大隗主席的发言,慷慨激昂,信誓旦旦,却让李怀英一头雾水。

这隗主席长像也是很帅的那一种,照现在的说法是很藏年龄的那种长像,一脸笑容,有些人说他该离任了,有些人说他还年轻。这些也是个秘,就像他处世一样,让人无法定轮。有人说是管档案的亲侄女把他的年龄改小了5岁,不过这都是猜测,但他的确是罗镇长的亲舅舅,据说罗镇长的大方向都出自其舅之谋。外侄多像舅,不帅那肯定是有毛病了。

“李书记,这可是我自己掏钱请的客!哎,李书记,这男人四十,谁都怕呀,像我这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做梦都想为乡亲们多做点事,但难呀!”张卫国已喝得有点高了。

“就少喝一点吧。”李怀英劝到。

“来,再来一杯!说来让你见笑了,四十岁男人人生过半,事业不突出,金钱不突出,腰椎间盘却先突出;大会不发言,小会不发言,前列腺开始发火。”张卫国趁着酒兴,越说越有劲。“仕途无望,口袋瘪瘪,见了比自己大的领导要陪笑脸,见了年轻的下属也不能绷着脸,他是初升的太阳,说不定哪一天就提拔上去了……”

看着同龄的张副镇长,李怀英心头也是一阵怜悯。其实,钱袋不鼓恐怕是相对而言,谁都知道张卫国老婆是沧水镇个体大户。

刚来了没几天,李怀英上初中的女儿就生病住院了,他虽没对任何人讲,心头也是一阵不快。也许是借酒浇愁,看着常因锁碎事忙得焦头烂耳的张副镇长要请他喝酒,也就答应了。

李怀英刚回到宿舍,铃声响了。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打呢?一看号,是妻子打来的,难到是女儿的病加重了。

“是怀英吗?女儿经医生诊断,仅是感冒发热,现在吃了药,打了退烧针,已好多了。怀英,你哪来5000元钱带回来呢?”妻子的话让他打了个冷噤,自己何时托人带那么多钱去呢,这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人呢?”李怀英问。

“长的又矮又胖,皮肤还有点麻子。”他女人说

“没告诉你名字。”李怀英问。

“他只说是你的朋友。”他女人说。

“你把钱收好,千万不能动一分。”李怀英说。

是什么人呢?李怀英睁着眼鬼想了一夜,也没想起有这样的朋友,在他朋友圈里也没这样会送钱的。况且,他那些朋友大都是一些一个大子掰两半使的人。

一连一个星期,李怀英的办公室都没开门,就连张卫国也不见踪影。据说是下乡调研去了,但见书记的驾驶员常在草坪上晒太阳,就连办公室的四朵金花也有些闲极无聊,四处窜门,偶尔和人家打情骂悄。有人心头开始冷笑,这书记下乡,难到是步行,装什么蒜啊,玩什么清廉!

人大办公室的门倒是天天按时开。

“你也是,不要什么事都放在心上,书记刚来,你该放手的也是要放手的,什么时候该抓西瓜,什么时候该拣芝麻,多想想。”人大隗主席对外甥罗镇长常以一个长辈口吻说话。

小帅哥镇长听了舅老爷一通训,心头有些不是滋味。恨人家总把自己当三岁孩子。

“还有,借调到政府办的几位女的赶快打发走,不要丢人现眼的。”舅老爷很严肃的说。

“可这,把人家调来了,怎么就这么打发走,这也是上届班子会上决定的,当时不是为了树形象,加强对外联络才决定的,而且还是你提议的,又不是我的主意。”帅哥镇长有些舍不得也有些为难。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你不见李怀英这人行为怪诞,是一位不按常规出牌的老手。你还年轻,要以前途为大。”舅老爷有些鬼火。外侄却有些不霄,“想在想来,当时也怕是投其所好,现在想来,真可见用心良苦。”

舅老爷双眼一横,“你怎么说的话。”

“那我想想,也不能太急,也得有点缓冲。”帅哥镇长似乎极不情愿。

罗镇长跟镇办室的四位美女关系不清不白,甚至还跟党委办的小赵眉来眼去,大院里没有人不知道的。隗主席最怕的就是外甥吃女人亏,上女人当,最后死在女人身上。

党委办小赵自李书记下乡了,也没什么事,平时虽说常跟帅哥用眼睛说话,但也只能和帅哥井水不犯河水。但自从前任书记走了,来了个李怀英,就总爱把一对甜甜蜜蜜小酒窝向帅哥绽放。见帅哥镇长在人大办,花枝招展的走了进来。其实小赵对隗主席也不大看在眼里,从这一板正经的男人眼里,她看到一股无法掩饰对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的 。

帅镇长与小赵的瓜葛,原因据说是特别的看不得小赵那对小酒窝,原来书记走了,井水也就淌进河水里。见她进来,忙请坐。

共 960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沧水茫茫》是一部正能量的作品,小说讲了书记李怀英到沧水镇工作,沧水的腐败势力、黑势力对李怀英采取了金钱、美女引诱的手段,不得逞后又采取了威胁的手段,这些都无法动摇书记李怀英正直的品质,最终腐败势力、黑势力被铲除,沧水得到新生,正义的力量得到张扬。本文无论是思想,还是故事、描写都无可挑剔,是一部难得的精品。【边锋:秋古墨】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2:15:18 很有深度的一部小说,反应了社会现实。 江淹《杂体诗·效阮籍“咏怀”》:“青鸟海上游,鸒斯蒿下飞。”唐·李白 《题元丹丘颍阳山居》诗:“益愿狎青鸟,拂衣栖江濆。”冰心 《山中杂记·鸟兽不可与同群》:“西方人以青鸟为快乐的象征,我看最恰当

2楼文友: 05:47:19 多如牛毛的纯文学站还是江山是 老大 ,是江山文学使我结识了老师们和文友们,在文学这条道路上继续前进!宏声又来拜读老师佳作了,向老师问好!取您之长补我之短我才会进步。



小孩健脾的药有哪些
宿迁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德阳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Tags:
友情链接
哈尔滨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