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亡灵祀 第190章 长亭外 古道边

2020.03.27 来源: 浏览:0次

亡灵祀 第190章 长亭外 古道边

初夏这个季节很好!

青蝉鸣澈了流水;

柔风嫩绿了树草;

苍翠映衬了生机;

暖阳温煦了大地;

没有春的细雨朦胧、更没有酷秋的炎炎,这不仅是个万物生的季节,还是个成熟之季!

毕业了!

黑夜捏着两张羊皮卷站在学院门口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五年待的地方,突然一阵的不舍。

这里是他魔法生涯的起点,这里也给他留下深刻的记忆,这一辈子十多年的生命有一半在这里度过,有哭有笑,啼笑皆非的事不少,挨揍郁闷之事多了去,坑人坑学院的事也没少干,没有盛大的毕业典礼,有的只是手里的这两张羊皮卷!

一张是学院荣誉的毕业证,标着他上完帝国初级指挥学院,是一名有“高学历”的人,而另一张就是中级学院的报考通知书,三个月后的东曦城,那里还有一场标志他能否成为“师”的大考。

哪个这届学员今天来,都能领带前一张羊皮卷,但这后一张领到的却是少数。

黑夜他这一届满打满算,二百零三人,参加“秋祀”从东漠北山脉活着出来的一百八十五人,领到最后一张羊皮卷的只有屈屈二十四人之数。

也就意味着只有二十四人达到了中级学院报考的资格!

亡灵系的要达到魔法学徒九星的顶端,其他系的要夸过学徒和剑士这道门槛才能领到这最后一张的羊皮卷。

这个阶位实力对于安乐镇上普通家庭出来的人,真的很难达到,除非都像达尔尼格雷森和蒂娜家那般的有钱,有无数的紫晶来啃,要不然想都不要想!

可以说亡灵法师系相比其他系还占了不少的便宜,起码不用突破初级这个阶位,这一关可是难煞了不少人!

其他系学员卡在学徒和剑师巅峰的人大有人在,能不能在大考之前剩下三个月的时间突破那个阶位,只能去自求多福,反正他黑夜是不需要那般的去寻找突破之感。

而领到这最后一张羊皮卷的,当然也包括这向他黑夜走来的倩影!

“听说你要走了,什么时候走?”

修身长领法师袍,一头笔直干练短发,说出的话语还是那么的悦耳,就是法师袍身后背的白色晶剑有点慑人!

蒂娜!

黑夜歪了歪头,看了看她道:“明天!”

“这么急?为什么?”

“去那里落好脚,三个月后等着你们到来,好有喝酒吃肉的地方,这个理由怎么样?”

蒂娜看着满脸嬉笑的黑夜一阵无言,还是那么的不着调,那张扔在土里都找不到的脸,也还是那么的欠抽!

“好想法!三个月后在东曦城等着老娘在抽你!走了,我明天会去送你!”

蒂娜说完,头也不回的跨上自己的赤炎马,朝着镇子上狂奔而去,英姿飒爽的背影,估计不认识的人看见绝对会大叹一声,好汉子!

黑夜看着远去的傲娇天鹅摇了摇头,把手里的两张羊皮卷揣进自己的法师袍,也朝着蒂娜远去的方向而去,这座学院将会变成他的记忆。

当然还有学院憨憨的“大狗”!

黑夜迈进符纸小店,这里已经不能用“自家”来称呼,因为黑夜把这处生活了十多年的院落卖了二千金币,就这个价格,在高也上不去。

当然一起卖的还有善老头的那十亩军工田,格雷森家族惦记那片地已经很久,黑夜也逐了他们家的愿,一千五百金币!

已经很高的一个价位,像这种十亩的田地通常都是卖十年产出的价格,而一千五百金币已经很高,完全是看在军功田肥沃的份上。

“收拾完了?”

黑夜看着瘫坐在行李之上有点呆滞的忘忧,对着他道了一句。

“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黑夜了然,确实没什么好收拾的,除了那套绘符工具之外,在没有什么要带走的,他顺手把忘忧收拾好的东西装进空间戒指。

“这个要带走!”

忘忧指了指屁股旁边的东西,对着黑夜道。

黑夜一看直接笑了,这不是自己给他买的宠物蛋嘛!

估计放一年都臭了,忘忧天天抱着它睡觉也没孵出来东西,现在就是让他黑夜敲了做蛋汤,估计都很是嫌弃,不过看着他弟弟那认真的样,还是把这东西放进自己的空间戒指。

“没了就走吧!外面的车夫已经等了半天了。”黑夜看着还在留恋这座有点古旧院宅的忘忧道。

“你说过,爷爷也跟着一起走的。”

忘忧没有动,转头盯着黑夜认真的说道。

黑夜听着忘忧这般的说后,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晶莹的物件,这是一指长的白晶雕件,他把这件事物直接挂在忘忧的脖颈处。

忘忧拿起黑夜给他挂在脖颈处的白晶雕件认真的看了一眼,又疑惑的看着他哥哥。

黑夜从自己的脖颈处掏出来一同样的事物,对着他道:“我找了个炼金大师,把爷爷的骨灰压成了这晶体,我认真雕了半年,才雕出两块相似的爷爷雕像,你一块,我一块,我们到哪,爷爷到哪!”

“好!”

忘忧握着黑夜给他的白晶雕件很是开心,前所未有的开心。

“走吧!在不走,车夫都等急了,这路程可是长着呢。”

黑夜的队伍有点庞大,除了一辆带棚的破兽车,还有足足五十八位穿黑色麻布连帽袍的“随从”,这五十八位“随从”就是黑夜和盖理尤金曾在学院弄出来僵尸大军还有他的两具纯白骨质骷髅大军。

那二十多具骷髅战兵直接卖给了亡灵法师协会,当然也包括忘忧那三具,这东西不是非买品,只要有钱帝国哪里都能买。

他的红毛煞尸现在还处于断胳膊断腿之中,半年的时间里完全一点自由行走能力都没有,可能是黑夜给他灌的兽血太过于差劲,恢复如初也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慢途,他只能在找破兽车拉着他去东曦城。

车夫就一个人,只因不恐惧这般多的僵尸还认路的车夫实在难找,而给黑夜赶车的这位就是一亡灵法师学徒老头。

庞大的车队出了安乐镇,木头轮轧在土地上,也在没了碾压青石条的吱嘎,一路向南,目标就是这个帝国的东部第一大城,安曦城!

兽车刚出了安乐镇,过了绕城溪就在也走不动了,黑夜的车队被人给拦住了。

坐在兽车上看着拦车的几道身影一阵的苦笑摇了摇头。

“‘诗人’我说什么来着?他说明天,我就认为是今天,我对这货太特么了解了!”

“黑夜!你特么竟敢骗老娘,最近没拿你练手,皮痒了吧?”

“不要命!你不地道啊!”

春草、易莱、蒂娜!

黑夜五年学院生活,唯一的几个朋友,当然还少了一个盖理尤金,就是不知道那货还能不能赶上三个月后的“大考”。

“这是集体送行?用的着吗?三个月之后还能见到,又不是生死离别!”黑夜跳下兽车,对着身前这三人上去,一人肩头捶了一拳道。

“黑夜你少给老娘打马虎眼,你竟然敢骗老娘,说!这个事怎么算?”

春草附和道:“对!连我你也敢骗,说!什么章程,小心我们三个群殴你。”

易莱阴测测的对着黑夜道:“我们仨其中任意一个都够你受的,别说三个,你自己掂量掂量!”

黑夜看着他们仨个心情大好,哈哈大笑道:“这不是怕你们送我到时伤感嘛!也就出了此下策!你们仨这送人,带酒带肉没?”

春草看着黑夜这般的不要脸道:“你还想走时,白吃我们一顿?想的美!”

“哈哈~~酒有!这可是我今天从奥加尔院长的酒窖里顺出来的,肉就没有了,我也没那闲钱!”

“我来的急,这东西还真没带!”

黑夜听着他们仨这般话,也是无言,特别是这易莱,看来攒的一百多万金币估计又“赌”个精光,喝点酒都要去偷。

黑夜看着易莱手中倒的酒道:“有酒就行!就是不知道他奥加尔老头的是不是好酒!”

“哈哈~~尝尝不就知道了,这坛酒我可是废了一番功夫,好悬没被那老货给抓住了。给!”

易莱说完,直接递给黑夜一碗青绿色的液体,黑夜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一口干掉这大碗的酒。

“好不好不知道,但是够辣!有点年份。”

黑夜干完之后,眼泪被辣的瞬间的流了下来。

春草看着咧着大嘴的黑夜道:“哈哈~你不行,还不如我们的蒂娜大小姐,人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黑夜看着真男人的蒂娜哈哈大笑道:“一杯就为好!等三月之后,东曦城,那过十万人的大考,咱们谁榜上题金名,为谁贺,到时在不醉不归!”

“然!”

“好!”

“可说准了!我可是听你弟弟说,你炖的鱼汤不错,到时不可错过。”

黑夜朝着易莱的肩就捶了一下,好吃好喝好赌的货,他们亡灵魔法系中也就这易莱活的最洒脱。

站在破兽车上的黑夜,看着北方高大的东漠北山脉山脉群,喝了这碗偷来的酒,心里也是豪气顿生。

朝着给其践行的三位挚友抱手道:“三月之后,望诸君东曦城,闯万军,争千渡,夺鳌头,东部学院赫赫雄山之巅,踏功路、题金榜、唱诵名!扬我安乐镇指挥学院威名于帝国东部!”

黑夜抱着他弟弟忘忧回望着三位挚友,踏上了朝往东曦城的路。

“别忘去了给我炖鱼!”

只留下易莱的这句话语在他耳间轻轻飘荡……

骨质疏松注意什么缺血性脑血管病中药方小孩脾胃虚弱用药

活络油有何作用
西宁男科专科医院
女人便秘吃什么能调理
Tags:
友情链接
哈尔滨物联网